本土文学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休闲应城>本土文学

汉北河边成长的记忆(二)

2017年07月25日 浏览量: 来源: 作者:

作者:田婷

原谅我,绞尽脑汁也无法达到要求,更不能彻夜赶工,放弃更为有效的工作时间,索性,材料整理便到此作罢。

此刻,突来的想法,击退了我全身疲惫的细胞,想想,都觉得刺激、好玩儿。我抽身,冲出办公室外,清凉的夜空布满繁星,那些忽闪忽闪的光,我确定不是飞机划过,因为光是白的,且我的这方天空没有航道。

空气,寂静得有些可怕,我大步流星冲进寝室,火炉一般。掂量着,要用最快的速度,抱起铺盖,带上门把,返还原地。

生命,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,仿佛有轮回。就在“昨天”,这里的傍晚,烟火喧嚣,熙来攘往,男人们站在井边用绳索吊起一桶一桶的井水,从头顶灌下,头发顺着水帘蹋拉下来,他们一边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滴,一边缓缓哈气,仿佛蒸腾了发自心底的闷热。

我,懵懂无知地看着他们,觉不出哪里有蜜汁一样的甜蜜。只是疑惑,妈妈们为什么不像他们那样,喜欢冲凉;弟弟放生到井里的乌龟,会不会被他们用水桶吊起;水被他们一桶一桶冲掉,井枯了怎么办……女人们当然是收拾碗筷,收拾孩子,找出蒲扇,擦净凉席,家长里短。

那些年的那段日子,没听见闲暇的人们言必称热,没有谁能对热描出具体概念。家家都是睡外面的,四角的绷子床,厚厚的棉布蚊帐,别说蚊子了,就是蜢子削尖脑袋,也别想钻进来。哪里瞧见了专钻人耳朵的壁虎,哪里听说了盘曲又如射箭般蹿出的蛇精,哪里管它半夜穿来跑去的黄鼠狼子。

霞光散尽,夜幕降临,外婆摇着蒲扇,孩子们数着星星,叨扰着,叨扰着,一切归于宁静……

毛主席说:吃水不忘挖井人。30多年了,我没问过,也没人告诉我,那口井究竟是谁挖的。反正我记得:我的外公在食堂当差做饭时,用过它;我的爸爸妈妈抚育我和弟弟长大,用过它;我的同事洗衣服打水,还在用它。

偶尔,零星的几个孩子井边玩耍,担心不安全又无人觉察,我提醒过大家几回,用过后立马用石盖盖上。终究,我还是要去找到那个挖井人的!

时光的流水如井,不曾枯竭。不否认,我梦寐着我的职场在A级写字楼,憧憬着终有一天,日子可以像阿姨一样在书画里打发。然而,这一切来临之前,我必须回到这片故土,回报它对我的生养,才能叫人心安!

物是,人非。

身在此境,常常念起那些年,环绕在身边的那些人:你们都散落到了人间的哪个角落?都长成了什么样子?日子过得可好?某个时间,你们是否也像我想念你们一样,忆起我?

愿:一切安好!

 

(作者通联:应城南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