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土文学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休闲应城>本土文学

领略自然 感悟人生

2017年05月12日 浏览量: 来源: 作者:

作者:彤云紫气

我感谢自然的山,感谢自然的水!是自然的山水一次又一次抚慰了我一次又一次失意而怅望的心,并赋予着些许灵气——

我常常奔向那风光无限的山野里,在莺飞草长、鸟语花香的清静中,久久地领略着,感悟着……困了便自由自在地或徘徘徊徊、徜徜徉徉,或兀立默站、悄然静坐;甚或故意东奔西突寻觅蘑菇野韭,轻声吟咏“三月三,抽茅糌;野韭肥,蘑菇圆”时令谚语。且又索性寻到旷野,抽了一大把茅糌,也便退回到林荫里歇晌,一边一支一支地剥着茅糌咀嚼,......

我常常跑到那风景明媚的小河边,在趋阴避阳、凉风习习的幽静中,久久的感悟着,领略着……疲了便随心所欲地或浏览水中的浮云、欣赏荡漾的涟漪,或循着流水的鳞光偶尔望一望耀眼的太阳,沉浸到七彩绚烂的遐想里去;甚或一溜烟冲到山顶,眺望着小河的来龙、探寻着小河的去脉......

我常常钻进那风物相宜的树林间,在浓荫匝地、蔓草如茵的寂静中,久久地领略着,感悟着……乏了便为所欲为地或亲亲拽藤、切切搡树,或一气蹿上树梢又倏地坠滑下来,倚着树干数着那肯定数不清的浓密的松针,藉此改善改善视觉的疲劳;甚或仰躺在草皮地面,紧盯着蓝天里的白云悠然追逐,心情随之一起翻腾,一起变幻......

我常常跃上那风韵犹存的水库堤,在虚怀若谷、波澜不惊的宁静中,久久地感悟着,领略着……倦了自然而然地或凝神照看着水库的明镜,或想象它何时磊落,何时丰盈;甚或估摸它完全可贮存多少活水,而彻底能灌溉多少农田......

我常常怀揣疑团,而久久冥想冥想......我常常沐浴着夜雾与星光,回眸流盼嫦娥的幽会;而月缺的夜里,又逃入密林深处,躲在坟堆间,放声地一首接一首地唱出几十首憋闷已久的歌;而当满月的时候,就无畏地考究那些鬼形怪状的树影土坷,以及一些魑魅魍魉似的异响;也往往和着雾露,蹲在田埂上,在田野那热烈高亢的凯歌似的主旋律中,精心兼听出稻秧生命跃动的节奏,不时伸手号一号那绿色的脉搏,愿它茁壮成长成熟,早日显出灿烂的风采和绰约的韵味......于是,胸中的一个个疑团渐渐“柳暗花明”而“云开雾朗”了;

我常常神凝悬念,而久久苦思苦思......我常常背着酷暑在涸流的河滩上疾走飞奔,搅出深一脚浅一脚的浊浪和沙涡;又赤脚趟到乱石相间、苔藓稀疏的水洼片,浪漫地角逐着鱼婴子的尾巴。不管沙光的烘烤,不顾水色的烹调,顺着逶迤的河道迤逦而行,直到精疲力尽才身披残霞回归山林,被火热的山风赶跑衣服上、身体上最后一粒水分子......尔后,隐匿于树荫斜坡处芳草地毯上,警醒着听觉神经昏昏地躺上一觉,懒懒地在虫鸣鸟唱的交响中渐渐地复苏我那颗稍息的心灵......于是,心里的一个个悬念缓缓“山重水复”而“水落石出”了;

我常常跌落到了青春岁月的梦的河流;我常常在睡梦中感到自己幽幽地被溶化了,溶化到了宇宙空间并给永恒神秘的大自然的隽秀壮美,独独涂抹了一笔异常奇特的风景。我的精魂谜一样地崇高而圣洁,仿佛感觉到宇宙间原本空无的所谓神的那种灵光,便统统地归纳于我了......宇宙一片虚空而又与人生息息相通。可我又绝不是神呀,我只是人——宇宙间一种特别的物质,我正承受着人世间那份个性人生的一切苦难……

我无以逃避也逃避不了现实……然而,我可以领略且返璞大自然!大自然是神奇而美丽的,我自然痴情地迷恋着它……